“我有重要的东西在北宫王朝的地界,必须要去找到。而且北宫绝不想放过我,我同样不想放过他,看谁斗得过谁?”慕千汐回道。

  水晶莹的碎片虽然一点线索都没有,但是确定是在北宫王朝的地界,她便要找到底。

  “我明白了,虽然我们的势力重点不在北宫王朝,但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?在你离开之前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这是我为什么在镇被大军当军师的另外一个理由。”殷司湛沉声道。

  “跟我来吧!”

  夜深人静之时,两道身影掠了出去。

  他们要去的地方距离镇被大军的军营并不远,在一座隐蔽的山谷之中。

  进入山谷之后,地面上铺了一些天然的月光石。

  慕千汐扫过了地面上道:“这里布满了很强大的阵法,似乎还有阿鬼的手笔?”

  殷司湛点头道:“嗯!是毕方跟其他人联手弄出来的隐匿大阵。”

  殷司湛显然对这里很熟悉,带着慕千汐穿梭过这一个阵法,很快慕千汐便听到了铿锵有力的爆喝声。

  这嗓门,这气势显然是军队练兵的声音。

  她在镇北大军的军营是天天听,而这里的兵似乎比镇北大军更加有气势。

  这是一个打造的非常气派的军事基地,士兵们的铠甲和兵器都很精良。

  他们的数量不少于镇北大军,用这样的装备完全是烧钱,东皇王朝都不敢这样烧。

  “他们的装备,不愧是万俟晏那一个吝啬鬼贡献的吧?”慕千汐道。

  “嗯!你猜对了,那家伙一开始死都不肯,义父一发话也只能乖乖听话。”殷司湛笑道。

  “看那一边!”这里有正规的大军还有特殊的兵种。

  他们一袭黑衣,所炼的那都是暗杀之技巧。

  “那一支暗杀部队是青龙亲自当教官训练出来的,所用的武器是重明带人炼制出来的,丹药是白泽负责。之前朱雀负责情报,他忙着去当妖帝,只能让白泽先代劳了。”殷司湛缓缓的道。

  慕千汐微微点头,“这一支大军几乎凝结了你们所有的心血,是你们几兄弟合力恭祝而成,想必你天织便是这里的军师,至于云霁……”

 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大军面前,犹如一头猛虎一般,气势磅礴。

  “见过元帅!”整齐划一的雷霆之音响起,云霁虽然年纪不大,却有让全军信服的魄力。

  慕千汐微微一怔,云霁是元帅,掌控整个大军的灵魂人物。

  云霁道:“跟你们介绍一个人。”

  云霁看向了慕千汐这一边,殷司湛道:“走吧!”

  慕千汐如今并没有易容,以自己的真面目站在大军的面前。

  “你们好啊!”慕千汐笑道。

  云霁对所有将士们道:“她是慕千汐,是我们八个全部都认可的人,以后见她如见我们任何一个。”

  “是!见过千汐小姐。”

  “见过千汐小姐。”

  他们是兵,绝对服从元帅的命令,此起披伏的厚重的声音传来。

  慕千汐道:“无论何时何地,困境还是逆境,白虎他们都是我极为重要的朋友、盟友、伙伴,我都会与他们共进退,战胜我们共同的敌人——东皇王朝。”

  “颠覆如今的东皇王朝,是我们共同的目标,而且那一天绝对不会太远。”

  站在他们面前的紫衣少女从容不迫,尊贵、傲然、自信,说出的话极为有震撼力,让人目光都灼热了起来。

  “对,那一天绝对不会太远。”殷司湛笑道。

  “我们必胜!”更加响亮的声音传开。

  有阵法在,声音传不到外头,然而每一个人的心里都燃烧起来了熊熊的战意。

  他们还在练兵,慕千汐和云霁他们去一旁谈话。

  “想要颠覆东皇王朝,你们有钱、有药、有兵器、有高手是完全不够的,需要兵!我却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拥有了这么一只强悍之军。”

  云霁道:“这并不是我们完成的,是义父!”

  “嗯!义父深谋远虑。”殷司湛低沉的道。

  云霁眉头微蹙道:“东皇王朝已经注意到这一边了,这一支军队要想办法转移基地,而义父选中的是西连山脉。”

  “西连山脉比这里更方便,而且你还是玄天兽王之主,不过怎么会被发现呢?”

  殷司湛回道:“毕竟这里是东皇王朝的地盘,我们基地跟镇被大军毗邻,也算是混淆他们视听。因为时间太久,总会发现一些端倪。如今我们隐藏的超过了义父预计的时间了,被发现也不奇怪。”

  “即使被发现,我也很庆幸义父把计划推迟了。”云霁道。

  慕千汐才得知,他们原来的计划是在她回狱界之后不久就动手,与东皇王朝决一死战。

  之后他改变了主意,把时间延长了。

  “这也多亏了千汐你,你让义父觉得他可以治疗好,打算恢复身体再行动。因为算到玄天大地之墓开启之日不远,义父也有想法。”yuyv

  慕千汐低声道:“原先他是打算以他那个一个破身子,带兵去跟东皇王朝决一死战,简直胡闹啊!”

  可不是吗?云霁他们都懂,然而之前是劝不住义父的,也不敢说。

  义父能改变主意,让他们很开心。

  即使因为计划改变会出现一些问题,但是比起义父的生命安危那都是小问题。

  慕风云之前是的确有那样的想法,在知道自己能治好并且见到自己想念的女儿之后,他打消了冲动的了念头。

  即使复仇了,却没有那个命去陪妻子女儿和儿子,那他也不算是赢家,而是输的彻底。

  以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输成那样,只能选择再忍耐一段时间。

  殷司湛在镇被大军当内应,云霁已经成为了佣兵之王,他们要配合把大军转移到安全的地方。

  慕千汐道:“那我也出发去北宫王朝,打听圣植的下落,一定会让他尽快恢复,施展你们的计划。”

  她想有到了什么?看向他们问道:“到时候你们对东皇王朝动手,风云太子也会参与进来,是吗?你家义父就是不肯告诉我他在哪?看来我要等到那一天才能见到人了。”

  听了慕千汐的话,殷司湛和云霁微微一愣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76book.com/book/46585/3074/